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南昌激光治疗近视眼要多少钱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8-01-18 04:07:10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南昌激光治疗近视眼要多少钱,南昌治疗近视的最新方法,抚州准分子手术的费用,南昌近视弱视防治中心,宜春治疗近视最好医院,宜春眼睛近视做手术好吗,南昌手术治疗近视眼安全吗

  中新社云南畹町7月7日电 题:南侨机工后人徒步滇缅公路:穿越了78年的一公里

  作者 崔汶

  百名南侨机工后裔与千名边境民众7日一道徒步滇缅公路中国境内段最后一公里。

  “这一公里穿越了78年”,参加徒步的南侨机工后代何方眼中噙着泪水,78年前父亲自马来西亚归国抗战,78年后何方首次踏上父亲曾经抛洒热血的土地。

  1937年,日军封锁了中国所有的出海口,中国昆明至缅甸腊戌的滇缅公路成为“抗战输血管”。1938年秋滇缅公路通车后,畹町为中方一侧的终点。

  “这条路上留下了先辈们的英魂与泪水。”何方说,“我父亲叫黄杰满,是1939年8月14日第九批从新加坡登船回国抗战。”何方一边行走,一边缅怀着父亲。“这条路的尽头就是南侨机工纪念碑、纪念馆。”何方说,父亲的名字、事迹都被刻在了石碑上,这是她第一次以这样的方式触摸父亲。

  1939年,在“南洋华侨总会筹赈祖国难民总会主席”陈嘉庚先生号召下,来自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缅甸、越南、菲律宾、印度尼西亚等地的3200多名南洋华侨青年机工,组成“南洋华侨机工回国抗战服务团”,分九批回国。国难当头,三千壮士赴国难,成为“抗战输血管”上的“运输兵”。

  当日,90岁的蒋印生作为南侨机工代表从成都来到云南畹町,缅怀长眠此地的战友。“这段历史没有被遗忘”,蒋印生步履蹒跚地走在曾经奋战过的土地上。

  “我13岁从印度归国抗日”,蒋印生回忆道,“当时我们白天不敢开车,有日军的轰炸和扫射,晚上就在路上铺上白布条当指路牌,关着灯走。”蒋印生说,在一次运输中紧跟他身后的一辆运输车被日军炸毁,车上的战友都遇难,幸运的是他逃过一劫。

  “我们都是中国人,无论在哪都不能忘记身上流淌的血液。”对祖国的爱恋,让蒋印生等3200多名华侨回到了祖国,加入了抗日战争。

  据史料记载,1939年通过滇缅公路运入中国的国际援华抗战武器和其他军用物资每月仅1000多吨,自从大批南侨机工担负滇缅公路军运后每月运量至1万吨左右。为此他们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翻车丧生,或因敌机轰炸扫射、饥寒交迫、瘴气患病而为国殉难者不计其数。”

  绵延在畹町境内的滇缅公路,随着时代发展已由羊肠土路变成了双车道柏油路,如今成为一条省道,它已卸下了“抗战输血管”的历史使命。不远处,一道高速公路直通瑞丽,成为新时期中国连通缅甸的主通道。(完)


来源:南昌普瑞    作者:摄影 记者 孙觌    编辑:曾雅贤    责任编辑:宋平公